极速创业

终其一生,我们都在发现并成为自己路上!

作者 : 极速创业 发布时间: 2019-12-22

一生生活1

你好,朋友!

时间飞……

 

这一年,转眼12月。

 

朋友圈里:

北方已经飘雪。

江南的很多城市一夜之间入冬。当然,最南方的几个城市依然在艳阳高照里。

 

前几天偶然听到一首歌:你在南方的艳阳里,大雪纷飞。我在北方的寒夜里,四季如春。

突然想起那些漂泊在外的游子,如果路途遥远,在寒气升腾的冬夜,愿有一盏灯,为你而亮。

 

12月,是一年的尾声,这是一个让人看起来圆满又惊讶的数字。时钟哗啦啦转完一圈,转眼已是雪花飞舞,年关将至。

 

而过完这个12月,年轮的数字马上要变成2开头,2020。

 

好像昨天还是2000年,人们还在千玺之年的烟花中:庆祝一个新世纪的开启。

而上帝只在云端不小心打了个盹,弹指一挥,20年已过。

 

这个冬天常常会闪现这个画面:

 

有一个调皮的小孩,他驾驶着一辆铁面无情的马车,任凭你如何对他呐喊,说尽好话,任凭你如何用尽全力想要勒住这架马车,他丝毫不为所动,他只是滚滚向前,从不停歇。他按照自己节奏,轰然辗压过时光里每一寸泥土,顺便在车水马龙的人间,在每一张平凡的脸上:刻下一点点皱纹。

很久以后,你才知道,这个调皮的小孩,叫历史和时间。

 

在无数个夜幕降临的黄昏,我默默抬起头,猛然看见这架马车飞逝而过,想要追赶却无能为力。而这种感觉,在这个冬天里越来越强烈。

 

 

有很多个晚上,我重复做一个梦:

 

梦见自己落入汹涌的海水中。举目四望,看不见方向。耳边只有漫天的海水和风声,头顶是乌云密布。你在汹涌的海水中奋力挣扎,拼命大口呼吸,竭尽全力的呐喊,寻找海岸,拼命想要靠岸。

“岸在哪儿?”

而回应你的,只有漫天的海水和风声。

 

很久很久以后,你从溺水后的岸边醒来,穿过人海,走过无人注视的街头,看见人人自顾自的低头盯着屏幕,而衣衫褴褛的你:

 

站在一个叫做2020年的路口,站在繁华与嘈杂的人间。

 

梦见自己落入波涛汹涌的海水,头顶乌云密布,举目四望,看不见方向,看不见岸,在无边无际的海水中,你拼命大口呼吸,奋力挣扎,寻找海岸。

 

很久很久以后,你从溺水后的岸边醒来,穿过人海,走过无人注视的街头,看见人人自顾自的盯着屏幕,而衣衫褴褛的你:站在一个叫做2020年的路口,站在繁华与嘈杂的人间。

 

这一次,你没有张望,没有忐忑不安。

 

你只是问自己:下一个10年,将会如何度过?这一世,将会如何度过?

 

当绿灯亮起,你忽然感觉内心平静而笃定,好像看见了另一个自己。

 

你走进一家理发店,决定刮个胡子,理个发,然后:上岸,重生。

 

一生生活3

1.

他坐在镜子前,看着镜中自己。

 

这一年,他开始习惯从很多小事,关照自己,比如理发这件小事。

 

10月底的某个晚上,他去一家理发店。

 

在网上查好了一家店,好不容易抵达的时候,门口贴着:店面转让。一把崭新的锁,散发出闭门不送的味道。

 

然后,他又迅速查好了一家店,转了2个路口到达时候,发现已经打烊。

 

最后,峰回路转间:他发现对面就有两家理发店,门头不大但看上去简单朴实,在寒夜里闪着微弱的光,正在营业。他在内心生起一阵莫名欢喜。

 

 

 没有张望,他直接走进了门面更小但更老的那一家。

 

外面清冷,进去时候,店里正在放着慢歌,一个圆脸的中年男子迎过来,热情的招呼到:坐吧。

旁边留着短发的女人离开了正在放着电影的的柜台边,招呼着可以先洗下再剪。听了他们对话,猜测是夫妻。

他望了一眼屋外,寒气正在升起。

那一瞬间,在10几平的小店里,他忽然有一种温暖祥和的感觉。

 

一对小两口在不起眼的街边,平淡的经营着一家熟悉的理发店,在每一个夜幕降临的时候,一边端着碗中的饭,一边安静的招呼着客人,在寒冷的夜里,10几平的小屋也可以散发无限温暖。

 

那一刻,他在内心竟然莫名生起一种对自己无限悔恨和惭愧之感。他忽然想到:过去的若干年,自己好像总是在内心堆满着一些雄心壮志,却因为种种原因,踌躇不定,然后不了了之。与其如此,还真不如简简单单,无欲无求,像这样平淡的开一家小店:了此一生。“多好啊。”

 

至少他们每一天醒来,在晨光中打开门的时候,是踏实而平静的。

 

那个晚上,他突然发现镜中的自己,连续3个月好像没有任何变化。然后开始想:如果按照当前的状态走出理发店,下一次走进这道门时候,会不会和上个月一模一样,重复重复,这一生也就这么过了?

 

 想到此,他开始害怕起来。看着镜中和剪刀下越来越陌生的另一个自己:他发誓要做出改变,从走出这道门的时候开始。

 

那一晚,他突然开始审视:

每一次走出理发店,其实是对上一个月,对过去的告别,剃发为新,出门重新。

 

而每一次想起理发,决定去哪儿,去哪一家店理发?本质上都是一种选择,是这一生无数个选择里的其中之一,而已。

 

就像现在,刚到一个陌生的城市和人间,去一家理发店,有3个选择,是选择问路,还是掏出手机查一查?又或者直接往前走,一直随性的走,直到遇见心中的目标?

 

而每一次选择,对于这个世界,对于一家理发店来说,是否具备意义?或许能让那家店,生意更好一点。

 

 

“为什么从呱呱落地的那一天起,生命就开始面临各种选择?”

 

小到坐哪一辆车会更快抵达?穿哪一件衣服面试会更正式?

大到去哪儿读书,换什么样的工作,选择什么样的公司和伴侣?

 

当一次次做出看似无关紧要的选择时候,最后这些选择是否塑造了今天的自己,是否注定了此生?

 

这样的问题在过去的若干年出现无数次。

 

“怎么做选择,什么样的选择才是正确的?”他不断问自己。

 

 

在黄昏里,他又想起这一年7月的时候。

 

7月底那天,他去临街的一家理发店。夕阳西下,店里的镜子在闪烁着夏日黄昏光影,人不多,感觉明亮而平静。

 

那一次,40分钟的时间里,理发师全程非常耐心,他看着端坐在镜子前的自己,除了头发长了,发现心态竟然和上个月一样,总感觉很多事还没开始,一个月以来几乎没任何变化,那一瞬间不由心生沮丧。

 

而理发师没有直接剪,只是耐心的征求你的意见,然后全程小心翼翼,一丝不苟,偶尔说起自己的经历。全程没有浮躁的推销,没有庸俗的问话,有的只是一种温暖的尊重和细心的征求。

 

期间他主动问到:为什么会选择这份职业?然后开始谈起曾经经历,他们谈到一年内周边1公里新开了10家理发店,谈到这个行业的竞争和兴衰,谈到实体行业与互联网行业,谈到电子会员卡和网络获客,谈到好评和赞美,谈到劣币驱逐良币与良性循环,谈到一份工作与生活的不易。

 

离开小店时候,你执意在老板前问起理发师的名字,执意要赞美他,要给一个五星好评。他说不用,你太客气了。

 

 那一次,进去之前是沮丧的,出店的时候是明亮的。

 

 那个黄昏,他让你感觉:一个毫不起眼的岗位也能熠熠闪光,让你感激一次平凡却与众不同的遇见,感激认真付出的生活是有意义的。然后你明白:服务行业的核心,并不是管理有多科技和智能,会员卡有多方便和优惠,也不是颜值有多高,而是一次次平凡中,深入人心的细节和打动。

 

他开始想:建立一个良性循环的系统,一定包括了某种良性的实时反馈:你认真付出,我认真看见,你一丝不苟,我认真赞美。

 

他开始明白,选择一份职业,很多时候不是出于体面高低,利益多寡,只是源于一种在尝试后迷茫后的平静,源于一种对生活真实的接受与接纳。

 

 

2.

关于故地重游,孤独,跑步与阅读。

 

这一年,他去了一个5年前经过的城市,算是故地重游吧。

 

 只是这次去之前,他没有打扰身边任何一个朋友,没有热闹的呼朋唤友,没有社交,只有隐姓埋名,一个人的体验和开拓。

 

 在5年后,他只是想一个人安静的走进它,参与它,感受它,独自体验另一种时光交错的陌生与熟悉。

 

 2个小时的飞行,那天下午,从机场出来的时候,天高云阔,像是回到5年前第一次抵达这座城的下午:阳光穿越云海,脚下是人间灿烂。从云中穿越,回到故园人间,回到5年前踏过的土地。

 

 似乎一切都熟悉。连蓝天下的呼吸都是昨天的味道。

 

 5年前,在这座城里只待了一个春天,三个多月时间,却在记忆里留下了很多阳光和春天的味道。

 

当记忆蒙上一层灰尘,因为过去了再也回不去,反而更显得美好。

 

而越是美好,越是不敢轻易抵达,因为害怕打破记忆里那种美好,所以总是感觉还要准备,还没有准备好,还充满缺憾。

 

所以,只把他们留在回忆里,不敢去打破。

 

 可是,命运有时滑稽,你越是想准备到完美,她可能越让你不完美,甚至伤痕累累。

 

 而这一次,他再也不想准备,再也不想顾及完美还是失意,哪怕是一个人的故地重游,举目无亲,哪怕充满缺憾,也欣然接受。

 

 他独自去了曾经的街道,岸边,那块黄色的街区招牌赫然在列,在阳光下熟悉的迎接着天南地北的行人。被刷新的油漆焕然一新,多了一排排清醒的的:“富强民主,扫黑除恶”的标语。那条穿城而过的江水依然在向城南不紧不慢的流淌,河水中的绿藻少了不少,比5年前更清澈,听说马上要通航。

 

从前的川菜馆依然在,旁边已经新换了招牌。对面不远的街道,几座冲向蓝天的玻璃大楼拔地而起,据说马上变成新的城市CBD.

 

 城市还是这座城市,它还是它。空气安静,岸上的人们在阳光下各自忙碌。而岸边那些曾经一起热闹过招呼过的人,已消失不见。5年时间,他们在变好吧,而他却不是昨天的他。

 

他刚从医院出来,从工作和事业的灰色中出来,时间扔给他一些成熟,也多了一份失意。

 

 几个月里,他把曾经很多去过的地方都去了一遍。那些5年前经过的店,河岸,在拆迁里已经消失的房子,再也没有找到的小区。

 

人来人往,季节飞速轮转。

 

站在昨天的街和岸边的枫树下,独自面对自己, 他一次次感受到物是人非的那种孤独,感受到时间的强大和不可逆,也清晰的看见昨天的自己,开始慢慢接纳并原谅过去的得与失,接纳昨天和当下的自己。

 

他希望给自己一段时间,希望有一个地方能重见阳光,重新上路,重新遇见另一个自己。

 

虽然前路未知,一时失意,却也还能满心欢喜,充满期待。

 

 

3.

没有了熟人,没有了社交压力,也没有了人情世故,只有一个人的隐姓埋名,一个人的体验与开拓。

 

他开始尝试在一座偌大的城市里,一个人隐姓埋名,断掉社交,开始尝试反省和审视过去,尝试养成新的习惯:每天阅读,锻炼,运动,跑步,不断思考新的方向。

 

 他害怕停下来,每天拼命阅读,试图从阅读中找到自己,找到新的方向。有点茫的时候,就去跑步,在一个人的奔跑中和自己对话。

 

 在夜幕降临时候,就穿过车水马龙的城市,回到空旷的房间,像是回到一座寂静磅礴的山上,而山下热闹的万家灯火,都与自己无关。

 

他努力尝试在庞杂的文字中找到某种安定感,害怕突然停下来的那种寂静,害怕听见时间流逝的那种空洞和无力感,却又时而感到孤独像井水一样在浸泡自己,拉扯自己:有时候特别想拿起电话看看外面的世界是不是还存在着,看看自己是不是住在只有一个人的山上?几秒钟后,又会拼命告诉自己:山下的万家灯火,与自己无关。然后又继续沉在文字世界里。

 

他像一台饥饿的机器,把那些曾经收藏却来不及看的文章,来不及看的书,来不及反思的日记,那些已经远离热点和热度的文字,一字不落的翻了一遍:关于昨天和正在发生的趋势,关于产品,选择,方向与变化,关于外界与内心,关于认知与思考的思考。

 

他希望从阅读中看见昨天和今天自己的轨迹,希望在这个时代的波浪中看见新的方向,希望在大时代下看见微小的个人命运如何选择和变化,看见另一个自己。

 

在阳光和日落下,他跑过那些从前经过的街,跑过在落日下的红绿灯路口,等待归家的人群,跑过正在安放新的共享单车的街,跑过路灯下即将打烊的米线店。

 

 他发现5年时间里,这个世界可以变化很大。他看见正在装修的一个个华为专卖店,网红咖啡店已开始遍布这座二线城市的街头,各种二维码,共享单车,新的网约车,新的购物中心正在刷新。

而5年前离开这里的时候,这些都还没有出现在这座遥远的城里,甚至还没有发生。

 

 

4.

而他反观自己,过去的5年,甚至10年时间,好像只是这个世界的一个观众,一个旁观者:在溺水的岸边醒来,看周围人越走越远,身影模糊,而自己还呆在原地。

 

 他想起10年前那个冬日下午,他第一次发现:一个叫微博的东西正在内测,他拿起一台诺基亚S60塞班系统的手机,发出第一条微博。

 

而3年后,很多人开始从微博转战另一个战场:一个叫微信公众号的地方,他想起那个时候每天关注的几个号,包括一个叫罗振宇的人每天早上雷打不动发来的语音。

 

 后来,朋友圈里开始慢慢刷起各种代理和卖货图片,

 

他开始觉得有些反感。

 

不久后,微信群里又开始断断续续出现一个个帮忙拼团砍价的链接,当然,还有一个个封面惊悚刺激眼球的短视频被扔进微信群,关注的几个公众号每天都在发关于社交和电商的东西。

 

而现在,公众号好像已经没几个人打开看,人们已经切换到更形象,美女更多的的直播和短视频,朋友圈也不再像从前一样,发个美食可以引来20个赞。

 

而这若干年发生的趋势,某个瞬间,他发现自己只是人间的一个旁观者:只是观察,却不屑参与。

 

 他更关心的是那些与自己似乎毫不相干的问题:

 

比如越来越庞大的外卖包装与塑料袋,日益庞大的塑料海洋污染问题,有没有一种低成本的新材料来革命性的解决这些?

 

又比如,智能手机行业:电池续航什么时候才会突破?新材料什么时候出来?

 

又比如:人们在思考的时候为什么会在内心和自己说话,这个声音从哪儿发出,是自己的声音吗?

 

 这些看起来与忙碌生活毫不正经的问题,让他有时候觉得:自己与这个世界隔断在两边,世界在左,自己在右:而中间隔着一条奔流不息的大河,不舍昼夜的流淌。

 

5.

 有一次,在跑步经过一家奶茶店的时候,他听到一首似曾相识的歌,一种很久很久以前的感觉突然冲撞内心。

 

回过头后,他开始忍不住去查这首歌的名字,他努力把自己沉浸在当时场景中,从脑海中努力回忆和提取当时歌词中的关键词:一直查一直查,很久后脑海中突然闪现出熟悉的片段,终于查到歌名,歌手,词曲创作者。

 

那个瞬间,在一阵莫名惊喜中,他突然发现:这是一首近十年前听过的歌,脑海中猛然浮现那一年在深圳听到那首歌的场景和心情,情不自禁的回到过去。

 

那时候他觉得世界像歌词里描述的那样:

 

 有没有那么一张书签停止那一天

 

最单纯的笑脸和最美那一年

 

书包里面装满了蛋糕和汽水

 

双眼只有无猜和无邪让我们无法无天

 

 有没有那么一首诗篇找不到句点

 

青春永远定居在我们的岁月

 

男孩和女孩都有吉他和舞鞋

 

笑忘人间的苦痛 只有甜美

 

当若干年前的记忆重现。

“而现在,为什么很多东西忽然变得复杂了?就连买个东西也需要拿起计算器去算复杂的满减和领券了,难道复杂就是一种时尚和成熟吗?”

 

 他不断问自己。

 

 然后,在好奇心的驱动之下,他又专门去查了歌曲背后一系列的故事,包括创作者和那个时代的背景,然后他开始陆续想到一系列问题:

一生生活2

 “为什么一首歌过去这么多年,依然会条件反射式的轻易唤醒许多年前的场景和心情?

 记忆与场景的关系是怎样形成的?

 

回忆与脑海中的画面关系是怎样的?

 

意识与现实,有没有某种必然的变化与联系?”

 

他猛然想起自己在高中的课堂上,每天被这些看起来毫不正经的唯心主义式的命题所困惑,每天没日没夜的追问答案,一直想到被老师和身边同学开始用怪异的目光打量,想到几乎走火入魔,想到另自己痛苦不堪,成绩也一落千丈。

 

从一个被人看好的三好学生变成被众人放弃的差生,命运很多时候也就发生在那么一瞬之间。

 

 而现在,他已经在漫长的痛苦中顿悟:生命太短,很多问题在时间的长河里慢慢就参透了,可以发问,但无需对答案太执着,只需把他们交给时间。

 

 就像现在,对于一首歌,他还是会这样问:

 

 “在音乐这条产业链中,决定一个创作者和歌手的人气与命运,到底是背后所属的平台重要还是作品更重要?

 

 为什么有些歌曲仅仅只听到曲子不去管歌词也能直抵人心?而有些确是感觉在无病呻吟?

 

 一首歌的制作与发行中,到底是词重要还是曲子更重要?

 

 为什么古人见面盛行诗词,而现代,诗词已经放进博物馆,人们更愿意塞着耳机跑进ktv哼个歌?歌曲与文字和电影的区别在哪?”

 

 他忽然想到:歌曲其实是人类情绪的产物,就像古代诗词。而文字是抽象的产物,电影是形象的产物。

 

唯一没变的是:一切都在变,就连人类灿烂的玛雅文明也在时光的长河里消逝,无人问津。

 

 他总是跟随着自己的好奇心,从一件小事里,天马行空的延伸到很多不正经的细节,总是希望把握更多的结构和脉络,然后抬起头时候,猛然发现很累。而时间已经过去很久很久。

 

甚至已经过去一个时代。

 

就像十年前,第一次在街头偶遇那首歌的时候,是在深圳华强北人潮汹涌的街边。那时候,每天有各种打包的小推车和无数来自天南地北的身影,繁忙的流动在华强北嘈杂的电子街巷间。巨幅的广告玻璃窗上一遍遍放着诺基亚N86手机的广告。人们以为以为诺基亚会永远流行下去,以为华强北和那些每天行人络绎不绝的的柜台,会永远繁华下去。

 

就像那时人们听一首歌还会用一个MP3,或者买一张CD。

 

而弹指10年,诺基亚已经变成一部分人的记忆,华强北的很多柜台早已消失换代,MP3已经被扔在时间的角落。

 

人们听音乐已经开始扫二维码付费。

 

而现在,他听到的那首歌,换了场景,也换了一个时代,而他,依然是忠实的听众,是一个时代和记忆的旁观者。

 

在时光的轮转里,有没有一条线在牵扯着每一个命运和当下?

 

 

6.

 

他仿佛看见很多年前:某个放学后的下午,学校给每人都发了一个红色的胸牌,别在左边的衣服上,一群群戴着红色徽章的人穿着校服,迎着夕阳下的微风,走在放学路上,很壮观。

 

那天的课堂和校园喇叭里:国歌和红色流动,大家一整天都在传说着一个叫妈祖和澳门的地方,在阔别100年后,在这一天终于回到了祖国的怀抱。

 

那天的夕阳下,他在内心第一次升起一种难以名状的自豪感,一种无比纯净的自豪感,为生活在这个国家。

 

他又想起那一年即将暑假的下午,因为期末考试没有拿到三好学生的奖状,一个人躲在厕所偷偷的哭泣。

 

“那时候多简单啊。”

 

 可是现在想来,为什么会对那时候的自己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怀念?

 

 是不是只有怀念,才会证明时间真的来过?

 

 他突然怀念起,那些年有深度洁癖的妈妈,特别喜欢拖地。而每一次在老房子下的走廊里拖地,都会把正在一旁玩耍的弟弟和自己赶到一边,然后用她那标准的恨铁不成钢的语气说到:还不快一边去,赶紧去搬凳子到一边看书。

 

 他仿佛看见记忆里很多年前的那道微光:妈妈在厨房摇水做饭,而他总是坐在楼梯间,拿起一本发黄的老书,在那本书里,他第一次读到陈胜吴广在大泽乡起义,读到他们在古代被暴雨洪水挡路,随时面临处死的危险。读到秦朝残暴的统治和命如草芥的农夫百姓,那时候,他第一次拿着书在内心感慨:历史和天下竟然还有这般神奇却残酷的故事。

 

他猛然发现,今天的自己和很多习惯,似乎是从童年就开始潜移默化,比如阅读。

 

 

那时候,他是那个遥远的村庄里被众人看好的三好学生,酷爱读书与做梦。

 

 他以为自己的命运会一直和理想作伴,而身边的人也以为会这样下去。

 

 可是命运很多时候就是爱开玩笑啊,爱在岁月里酿造一个个曲折的故事。

 

想起去年此时住在医院的场景:每天在一种时时刻刻的煎熬和痛苦中醒来,看着医院空洞的天花板和挂着吊瓶的水一滴一滴发呆,偏偏还经历创业和事业的失意,整个人暴瘦。那时寒夜漫漫,无人问候,也无人探望,而前程未卜,而痛苦却像望不到尽头的边。

 

他觉得那个冬天太冷了,人生也可以冷到极点,心情低到极点。有那么一刻竟然想告别那个残酷人间。

 

 原来命运可以如此鲜明的滑稽。

 

当过去很多年的经历一幕幕倒映,在纵横交错的记忆和画面里,他看见自己和这个世界的变化,也看见很多人的命运在一幕幕回放。

 

 

7.

 

 什么有人最终会成为一个歌手?

 

 为什么同样是歌手,有人万众瞩目,而有人却被时代扔在角落?

 

为什么有些歌手不是科班出身,仅仅凭着一种对音乐无以复加的热爱和经历,却可以做自己。一路走来,他们在命运赠予他们的狭窄空间里,废寝忘食的创作,作词作曲编曲制作一手包办,他们写自己的歌,唱生活的歌,最终被命运和有心人眷恋和发现。

 

 

为什么有人开始是一个医生,而最终变成一名导演?比如这一年夏天红遍电影院的的哪吒和导演饺子。

 

为什么有人曾经在生活里颠沛流离,最后成为一名有耐心的理发师?

 

为什么同样是一个理发店,有人门庭若市,而有人却无人问津?

 

“是什么决定了我们的当下,决定了今天的自己?”

 

 是过去吗?

 

 

在很多个半梦半醒的午夜,他开始把过去的一幕幕回放:

 

 他想起1995年第一次看见飞机跃过头顶,飞过童年的村庄,老屋,孩子们朝着上世纪的天空大声呼叫:快看飞机飞机…

 

他看见离家很久很久的父亲回来了,在那个老屋里,他还是像20年前那样年轻的微笑。

 

他看见从前父亲的工作,在一堆锯齿和卷尺木头间微笑的打造一张张家具,旁边的老式收音机里放着金庸的武侠小说。

 

 他看见那些已经被拆掉很久的老屋,土地和记忆。

 

 他看见若干年前在校园漆黑的操场上,看着无边夜空,深陷在痛苦中的自己,看见那时陷在一堆堆与学业毫不相干的问题和困惑里,不断追问答案却无能为力的自己。一边是绞尽脑汁却参不透的痛苦,而另一边却是灰暗的前程与母亲的期待。

 

 他看见多年前第一次参加工作去面试的那个下午,在深圳偌大的城市里迷路,在电梯入口忐忑不安的自己。

 

他看见这些年在很多个城市间兜兜转转的经历,看见每一座城市灯火阑珊的陌生与熟悉,看见每一份工作,每一次选择,那些迷茫与痛苦,热爱与意义。

 

看见昨天还躺在医院低落到极点的自己。

 

 8.

 而再次回到阳光下,他开始不断问自己:“

 

 那些刻进回忆里的每一次迷茫和痛苦,有何意义?为什么你会成为今天的你?

 

 这一生,存在的意义在哪里?希望这个社会将如何评价你?

 

下一个20年,会变成什么样?想变成什么样?

 

过去的过去,什么才是自己最在乎,最热爱的?什么才是真正有价值的?

 

什么又是这一生,不去做一定会后悔的?”

 

 

他开始在某个深夜,把那些一直萦绕过去的痛苦和困惑,列在一张张白纸上:那些曾经渴望的,热爱的,憎恨的,遗憾的,列满一页页,然后在一次次和自己的对话中,又一个个删掉,一个个做减法。

 

 

在某个越来越清晰的出口中,他看见光,看见越来越清晰的另一个自己。

 

9.

 

很久前,他问过身边几个人,当下最想做什么?

 

他听到的几个回答竟然都是:搞钱。

 

那一瞬间,他觉得是自己错了,是自己没有融入这个世界。

 

是的,这个时代变化太快,快到努力的速度有时候赶不上父母老去的速度。

 

在嘈杂的车水马龙和一日三餐的奔劳中,以至于太多人都在想着:怎么走捷径,怎么一夜成名,怎么快速搞钱?

  “嗯,他们没有错。”但是,他依然不相信,这就是生活全部的真相。

 

而现在,从一家理发店,一首歌,一部手机,从自己和这个时代中,他开始看见这个世界始终分成两种人:

 

一种人是创作者,是生产者,创造者。他们在时代中不断看见自己,不断追逐自己的热爱,他们努力去发现命运赠予他们的苦难和热爱,他们在一次次苦难中发现自己,更解决问题,他们发现价值,更创造价值。

 

他们看见人间的苦难,也深度参与人间的改变。

 

而另一种人是消费者,他们享受创作者和生产者带来的价值和乐趣。他们偶尔发现问题,但大多时候只是旁观问题,他们更关心如何快速抵达自己想要的结果。面对问题和结果:要么无能为力,要么视而不见,要么不屑一顾。他们是人间的消费者和旁观者。

 

 而他发现,过去的很多年,自己其实是后一种。

 大多时候,他站在人间的岸边,隔岸观火,面对河岸对面发生的一切,只是洞观,不曾参与。

 

 在不长不短的生命里,有人选择了成为一名创造者,生产者,选择了追随自己的热爱,选择在找到自己后,成为一名觉醒的创造者。

 而有人选择了成为一名旁观者和消费者,只关心消费,关心怎样才可以飞速抵达结果?

山间竹影1

吾爱紫砂壶

 而他发现,许多人的一生,都在做着2件事:

 

 一边是不断的旁观外面这个飞速变化的世界,一边是从这个不断变化的世界中,不断发现自己,找到自己。

 

 而面对过去20年目不暇接的变化和风口,有人选择在岁月里一直追逐风口,在岁月里迷失。而有人却选择埋头找到自己,接纳自己,并最终成为自己。

 

 隐约看见,无论是成为一名歌手,医生,理发师,导演,还是一名走在时代浪潮之巅的创业者,当下所有的结果,其实是从一开始命运给的每一次遇见和选择中,从每一次微小的起心动念中,就开始一步步走向形成和注定的。

 

 从一个念头生起,到最终变成一个清晰可见的结果,中间会经历多少年?这其中每个念头生起的出发点是什么?

 

 为什么会有人想要选择走捷径一夜暴富赚快钱,而有人却可以在不断发现和接纳自己后,选择在岁月里埋头耕耘?

 

 他看见在每一次念头生起前,有一种叫“初心和发心”的东西在影响着人间的每次选择。

 

 从一个理发师与一家理发店的兴隆,从一个歌手与一首歌的当红,从一部手机到一家公司,从过去20年到今天的自己身上:

 

他看见一个时代的选择和落下,看见在时代的洪流中,一直持续存在和生长的事,似乎初心和发心,都是一种在洞察价值后的发现和改变,是一种看起来很笨的东西,是一种看起来微不足道的东西?

 

是一种在山重水复疑无路之后,猛然发现自己,接纳自己并最终找到自己之后的:热爱,创造,利他。

 

在千回百转后,看见眼前这6个字,他猛然发现多么熟悉,却又多么诧异。

于他来讲:或许就是所有存在的意义。

 

 写到这,他开始看见另一个自己:

 

从前的自己,像是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书生,一个有洁癖却又不得不弯腰铲泥土的书生,一个酷爱读书做梦,觉得世界像一瓶水那样纯净,后来在一步步体验了钢筋泥土的现实后,他渐渐发现:世界远没有像宫崎骏动画里的浪漫,远没有校园书本里的温馨。

 

而现在,他更希望自己是一个觉醒的流浪者,一个愿意在工地搬砖还吟诵夕阳的流浪诗人,一个愿意接纳泥土,并沉醉在泥土中自力更生找种子的农民,一个在海边努力找木材打造帆船的船长。

 

 

10.

 在某个夜幕降临的黄昏,他终于听见有一个朦胧的声音对自己说:

 

 “你之所以成为今天的你,只因过去的一幕幕:

 

那些发生在你身上每一次微小的经历,他们或微不足道,或刻骨铭心,是童年与成年后每一次微小的选择和经历,每一次微小的起心动念,每一次刻骨铭心的困惑与痛苦。

 

是他们,最终塑造了你的内心,你的头发骨骼和身体,是他们变成了今天的你。”

 

你是你所有过去的合集。

 

那个黄昏,他走出理发店,夕阳打在脸上,他感觉很久没那么轻松。

温馨提示:按键盘 Ctrl+D 快速收藏本页

一个不一样的创业营销生活学习网站!
一个人人都会飞的舞台!
1、注册/登录网站获取每日签到积分,可用于下载本站资源;
2、本站下载的所有压缩包统一密码“91ur.com”,红色的部分为密码;
切换到英文输入法状态输入密码,否则会提示密码错误
3. 本站所有资源来源于用户上传和网络,如有侵权请邮件联系站长!
4. 分享目的仅供大家学习和交流,您必须在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!
5. 不得使用于非法商业用途,不得违反国家法律。否则后果自负!
6. 本站提供的软件、课程、插件等等其他资源,都不包含技术服务请大家谅解!
7. 如有链接无法下载、失效或广告,请联系管理员处理!
8. 本站资源售价只是赞助,收取费用仅维持本站的日常运营所需!
极速创业 » 终其一生,我们都在发现并成为自己路上!

提供最优质的创业资源与学习资源集合

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